空来尘世

鞠黛is my life

今天大家都是傻逼

*标题党
*又考最后一名了很生气
*cp感放错地方
*可能是只借兔王国部分人设不借paro吧
*挖完坑就跑


我死以后

*全员OOC




睦月始醒在一片素白世界之中。不是熟悉的月寮,床也不是他的。在茫然世界里只有他身上的衣着黑得扎眼。
即使是睦月始,独自处在这样分明的环境里也没来由的不安。睦月始抑下心中的烦躁,一把掀开被子下床——他才发觉自己的服装华丽得压抑,不仅像是要出席重要场合,而且是——

“は......始さん?始さん?!!!”
不知何时素净里缺出了一个口,出现在那里的是身穿同样类型衣着的恋——竟然有兔耳朵……又是隼的恶作剧?
睦月始还在猜测可能性,恋突然一下扑进睦月始怀里。睦月始没听清恋聒聒噪噪在念叨什么,倒是恋的哭腔能听得一清二楚。尽力捕捉着关键词,睦月始的脸色也变了。

他死了?

“……こーい。”睦月始把语气放到最轻,一手轻轻拍了拍恋的背,“总之……先等一等。春现在在哪里?带我去找他。”
“春さん......春さん的话,”抽抽噎噎半天恋终于松开了睦月始,两只毛毛的长耳有气无力地耷拉下来,“因为始さん……嗯……春さん、从昨天就一直在处理始さん的事……我们也都没看到他——”

“始さん!”
“始さん——!”
“始さん!!!”

恋还没说完便被其他三个孩子打断——睦月始第一眼看到的是六只黑不溜秋的兔耳朵,而后才看到了三个孩子的脸——竟然跟上次黑田的世界里一样的装扮,这真的不是隼的恶作剧?



本应该已经去世了的黑兔国王出现在了本应该在追悼他的葬礼上。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中,平日与王形影不离的宰相却是在最后才赶到了现场。
春赶到后只站在了离睦月始最远的地方,呆滞的眼神里蒙黯无光,整个脸失了血色。
睦月始紧盯着春在大门口现了身影后移走到角落里停下。微张着口却一声“はぁる”不偏不倚干噎在喉咙中央。

那样的表情……真的是春吗。

——属于他的……弥生春。


|tbc也可能是end|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