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来尘世

鞠黛is my life

活在當下(二)

我的葵要成聽墻角葵了 不僅聽墻角還黑
可以說全篇OOC到極致惹
然後我發現我need他們的宿舍分佈圖
重新強調一遍有little的春葵情節但確實是始春(哪裡little了
再重新強調一遍這篇的重點不是cp(就你話多
(以及我覺得這首歌後半段可以寫海隼?什麼消失的星星啊枯萎的花朵的






「他們、……明天會回來嗎?」


半夜驚醒的皋月葵從床上坐起,短暫的呼吸困難讓他一陣頭暈。
皋月葵決定出去喝杯水壓壓驚。

……?
彌生春的房門下的門縫一點一點往外散出燈光,而房間里隱隱約約傳出了些許人聲。
皋月葵躡手躡腳走近了彌生春的房間,耳朵附在門上竊聽。

「嗯,我知道。」

「你也快睡吧。」

「晚安。」

在跟始さん通話嗎……聽起來……
皋月葵遲疑了一會兒。見燈並沒有暗下去的意思,皋月葵敲了敲門。

「ん?」

彌生春很快就來開門了。
皋月葵試圖從看到自己的彌生春的眼神里找到一點波瀾,可是沒有。

「葵君?這麼晚還沒睡嗎?」

「啊,不是……春さん才是,現在很遲了啊。」

「唔,因為始不在嘛,這兩天的事情又有點多……」

「——春さん。」

很難得地皋月葵打斷了彌生春的解釋,僅是藉著微弱燈光彌生春也能看出皋月葵的臉色差到了極點。

「春さん。」皋月葵放緩了語速,每個音都咬得清清楚楚,「很晚了。」

「……」

沒有。還是沒有。
彌生春的眼神還是沒有一點起伏,只是常日高抬的嘴角終於掉了下去。
皋月葵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微微鞠躬連連道歉。

「……」

「……」

「沒事的,葵君。你快回去休息吧。」


伸手不見五指的公共房間里,皋月葵捧著杯水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卯月新沒有發來任何消息,估計明天也還不會回來。
雖然說像這樣組合成員分開行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可是這次著實有點久——或許也不是最久的,之前似乎有一次比這更久——大概是因為太擔心彌生春才這麼期盼那三人早點回來的吧。
皋月葵找了這麼個最能說服自己的理由,神使鬼差點了點頭,而後舉杯將水一口飲盡。


第二天皋月葵是自然醒的。扭頭一看時鐘,七點。
皋月葵鬆了口氣。昨天太過緊張都忘了今天三個人都是off……
他記得入睡前他看了眼時鐘,三點。
……。

洗漱完的皋月葵躡手躡腳往彌生春的房間方向走去。
門關著。裡面聽起來也沒有什麼動靜。
大概這回是真的還沒醒吧。不知為何心裡的石頭在嗓子眼吊了一路的皋月葵終於把石頭放了下來。

「葵君?早啊,在這裡做什麼呢?」

皋月葵扭頭一看,眼鏡……不對,不對,是月城先生。皋月葵先是打了個哈哈過去,隨後問道「月城さん……春さん應該,還沒起床吧?」

「似乎是呢……」月城奏的臉上也掩不住擔心,「昨天我也跟他提醒過不要忙到太晚了……」

「唔,不過今天是off嘛……那麼我先去準備早飯了。」


皋月葵拉開廚房門是盯著廚房裡頭,眨眨眼,關上門重新開啟,再眨眼,再關上,再重開。

「……葵?」

第三次開門時長月夜已經從灶台邊來到了門前。這回皋月葵是沒法重啟廚房門了。他盡力在頭腦中組織了一下語言,看了眼長月夜的身後再看回長月夜,「夜……」

「……為什麼……」

「始さん會在這裡?」



-tbc-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