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来尘世

鞠黛is my life

天花乱坠(二(上))

*某种意义的病娇脑
*倒叙没刹住车倒过头了
*@Alvey 



拍毕业照时还没开始第一次高考,在所有人准备孤注一掷的时候杜清臣已经开始在脑内规划起了复读理想。但杜清臣并没有因此而坚定了什么决心,好不容易在课上撑开的眼皮最终还是瘫了下去。
拍照那天杜清臣半睡半醒着跟着大队伍飘到了操场,看见台阶上正在跟步和懿哲学谈话的李景望时杜清臣顿时清醒了大半。约摸是睡眠不足压制着情绪,这天杜清臣意外安静地首先排进了队伍中央。
沈骘站他左边,步和懿站他右边,李景望在他后一排还隔了三四个人。
在茄子声里杜清臣笑得皱皱巴巴,下唇往自己嘴里吞了三分之一。眼皮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垮下去,在这微妙时刻正式的毕业照结束了拍摄。

“不如我们来拼个九。”
班主任一成不变的老创意这回倒是无人反驳了,除了杜清臣边小声异议边坐成了九的钩。
他没什么机会再当这个钩了,虽然他也没当过几次。杜清臣对这样乏味的集体活动并没有太大兴趣与留恋,然后李景望突然出现在他下一排台阶并坐了下来。
杜清臣一时间有些错愕,而李景望转身打了个招呼然后耸肩说:“你这钩不够长。”
去你妈的。杜清臣在心里揶揄,你还没我高呢。
然后他往上坐了一排,拉开了跟李景望之间的距离。

最后的集体照胡闹着结束了。杜清臣从台阶上站起准备等李景望上来一起走,半天没见人,回头一看李景望已经被老师叫下去了。
杜清臣发怔地盯了跟自己隔了大半个阶梯的李景望几秒,毫无察觉自己的嘴角已经扯成了反派的弧度。

李景望果然自始至终都是所有人的一员。
他终于可以自己走了。

这是他们在这个学校上课的最后一天。放学的一刻杜清臣挣开人群第一个离开了班级。
可以摆脱这里了、终于——。
——李景望没有跟上。
——李景望不会跟上他的。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