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来尘世

鞠黛is my life

永无乡(一(上))

困死了白天继续

*替镜和背锅
*童话改预警
*OOC(我都加大写了快信我
*看心情更

*谢谢阿释

PS 不想在始春tag看到双队 也麻烦春始不要拉始春来蹭热度




你听说过吗?那个孩子——
被诅咒的,永远也长不大的,名叫始的孩子。

春不想长大,起码现在是如此。
也不知从哪听来的,总之每天晚上春都会跟恋和驱讲起那个孩子的故事。明明是同样的故事,恋和驱每晚都听得津津有味。或许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长大,春也忍不住总是会提起那个孩子。

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的呀,人总是要长大的。在家里的大人厌倦了三个孩子每天晚上的折腾后,春被要求了自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春软磨硬泡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跟恋和驱睡在了一个房间。才躺下不久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
春立马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是黑田吗?又来偷吃他种的花儿?

但不是。借着烛台上飘出的昏暗亮光,春模模糊糊看见了。
黑田正拖着一个像是黑影的东西,黑影旁还有星星点点的奇怪银粉。
春抬头看,窗户关着。

第二天春告诉了恋和驱昨晚发生的事情。甚至把那张黑影展示在了恋和驱面前。
“是他吧?”
“绝对是他!”
“嗯,”春边应声着边小心翼翼把黑影收好,“一定是。”
“春さん春さん,”恋凑过来最后看了一眼黑影,“那个始会不会再来?他丢了影子应该会很着急吧?”
“当然啦。”春锁上抽屉,收好钥匙,“那可是那个始啊。”

“那就从明天晚上。从明天晚上你就该自己睡了。”
母亲是这么说的。
黑田也因为前一晚闹的动静太大被关在了外头。
其实黑田也没那么坏嘛……春木然地望着天花板,一边遗憾自己从此就该长大了,一边又期盼着始的到来。

“是这里吧,隼。”
始落在窗户沿上,轻轻一推窗子。没锁。
“是这是这。”银亮的小仙子环视了一圈屋子的四周,“哎呀。那只抓住了始的影子的大兔子。被关起来了啊♪”
“这不是什么值得太高兴的事吧。”始轻巧地踏进房间,“那只兔子或许是对我感兴趣。”
“啊啦,不想长大的大兔子呢♪”隼在始的肩旁扑棱着一对小翅膀,发现了对面的抽屉里有什么在闪烁。“就在那个抽屉里!”
“……你的银粉还真是不会变质啊……”
“喔!竟然被始吐槽了好开心!”小翅膀扇动的幅度变大了,隼先一步到达了抽屉,从锁孔钻了进去。随后从锁孔探出脑袋,“在这!”
始无言以对,轻手轻脚上前去拉开抽屉——

“你是始?”
烛台骤然明起,现在他和隼都处在光亮之下啦——始回头去看,一个淡金卷发莺色眼眸和自己个头相近的男孩站在那里。
始的手指愣在了半空中。
“哇——你果然回来了!”男孩三步两步小跑过来,“你要找你的影子吗?我收得很好喔,就怕会不会弄坏了。”男孩不知从哪儿变出一串钥匙,将钥匙插进锁孔,“没有钥匙打不开啦。”
“等——”始想起隼还在抽屉里头,刚想阻拦男孩的动作,男孩已经搬出了他的影子,“喏?还给你喔。抱歉啦,我家的兔子太淘气了……”
“没……”始梗了几秒,这才想起要紧事,“……你有胶水吗?”
男孩先是没反应过来,看见始指了指影子男孩突然一拍手,“胶水应该用不了喔。应该用针线缝起来——唔,我不太擅长呢……”
说归说,男孩又不知从哪儿翻出一箱子针线。始抽了抽嘴角,最后接过男孩手上的针线,“我自己来吧。”
边看着始修复了影子,男孩边有一搭没一搭跟始聊起天来。“没想到始在这方面也很擅长呢。明明是长不大的孩子啊——”
“那是诅咒。”
“可是可以不用长大!”男孩争辩道。
始盯着那对莺色眼眸,鬼使神差地问道:
“你想去永无乡看看吗?”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