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来尘世

鞠黛is my life

七日谈谈个鬼

七日谈

*人间败犬之前
*破拆普罗之后
*我开心就好了。
*@Alvey 


「第七日」

(一)

从那天开始算起也快要一年了。
不久就是兔年的春节了。我突然有点犯怂,我到底能不能赶在春节前把破烂事一股脑子解决完然后回家。
手不听使唤打开了拨号键盘摁下了1,正要继续不听使唤下去时硬生生被打断了。
夏子凡的电话是多少来着?

再大的镜子也没法把脸照出血色。整张脸搽到白花花,配上镜子角搁着的LED冷光,从镜子里看来我就算是个正式的女鬼了。
原本想用腮红把自己抹回人类,手已经在盒子上空了却死活不愿意放下来。
不搽了。我收回手去对付眼睛。
弄完一切以后镜子里的苏莜终于又被葛蕾取代。我端详了自己的脸好一会儿,镜子突然模糊起来。用小拇指稍稍拭过眼角,整个拇跟给泡了水。
心脏随着镜子的模糊一蹬一蹬地抽搐,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白到连夏子凡都被抹去了存在。

借着感冒的理由我大摇大摆挂起了口罩——反正是说服自己的理由再虚伪对自己来说也是光明正大——再用大衣围巾把自己裹得七荤八素,我没来由坚信着绝对不会被认出来。
这么大费周章除了躲去年那群把枪口对准我的人以外就只是为了躲夏括这种事要是被夏子凡知道估计会被笑死。边这么想着我又对着镜子回顾了自己的身影,发现效果比想象中还女鬼时我莫名地心满意足。

我在阔别一年的小区里一眼捕捉到那辆不能再熟悉的车。
但这并不能告诉我夏子凡现在在不在家。我迟疑了半秒,最终踏进了单元楼。
跺着大理石铺地的电梯,心脏青蛙一样上下乱窜。
万一碰上了夏括怎么办。
担惊受怕地盯着地板,我在电梯开门时没留神撞到了人。刚抬头想先道歉,看到对方的脸时我差些一个趔趄没站稳。
扒下口罩后我趁势将人往电梯一扯,摁下了关梯键。

“你好像很有把握我是一个人出来的。”
夏子凡不正眼看我,手指头在手机上蝴蝶一样翻飞。
“我当时要是送你个诺基亚你现在就能对着我说话了?”
夏子凡这下停了手,乖乖把小苹果收了起来。
“上次是六个月前,再上次是十个月前,你倒是跟我说你找到什么了?”
并没有乖下去,夏子凡收完小苹果开始跟我翻脸了。不过毕竟是公共场合,夏子凡像往常一样把脸皮放在第一位,明明气鼓鼓着一张脸还要强硬地压下语气压到足够平静。
我忍不住开始笑。“如果我还没找到证据那么夏副您要私事公办了?”
“我是想私事公办。”夏子凡这下泄了气,“可局长又不是不认识你。我档案里写得清清楚楚,白纸黑字的。”
“嗯,嗯,所以你应该也是有重大反涩会嫌疑的人士,控制起来是应该的。”
夏子凡没吭声。整整一分钟过去夏子凡才来了动静,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回来?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你还不回来我回去怎么交代?就算我是能交代好了,那你要让孩子怎么想?”
我喉头一噎。

“你电话给我。”
冷场了半天,我拿出手机摁开拨号盘丢到他面前。
夏子凡没有迟疑直接输入,顺手往他自己的手机打了过去然后挂断。他把手机重新拿出来,噼里啪啦输了什么,输完后屏幕搁我眼前摇摆,
“我回去了。合作愉快,葛小姐。”


tbc


初设能干嘛用

评论

热度(2)